不过,连损3员“大将”,影响恐怕短期内不会那么容易消除。亦有观点认为,这或是新一轮债市反腐的开始。

2017年2月,他再从法国出发,经意大利、匈牙利、土耳其、伊朗、巴基斯坦等国返回亚洲。